当前位置: 黄冈新闻网 >  情感 >  苏东坡:把别人的苟且活成了诗和远方 > 正文

苏东坡:把别人的苟且活成了诗和远方

黄冈新闻网-情感 来源:诗词世界 时间:17-07-31 507条评论

若有诗词藏于心,岁月从不败美人

后台回复日期如0731,获取当日诗词日历

今日优课,点击收听→怎样写好咏物诗词

【精品优课】

开班啦!《新诗写作班》清凉上线!

01

我国文学史上最受大家喜爱的作家非东坡先生莫属,究其原因,无非是东坡先生无论面对顺境和逆境,自始至终都保持了一颗初心。据传,苏轼一日饭后散步,拍着肚皮,问左右侍婢:“你们说说看,此中所装何物?”

一侍婢应道:“都是锦绣文章。”苏轼不以为然。另一侍婢答道:“当是满腹智慧。”苏轼以为不够恰当。爱妾朝云回答说:“学士一肚子不合时宜。”苏轼听罢,捧腹大笑,面露得意之色。

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这就是东坡先生的可爱之处。读东坡先生的词,这种感受更加深刻。里面没有矫揉造作,没有无病呻吟,娓娓道来,一切是那样平静自然。比如那首被评为悼亡词第一的《江城子》: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岗。

苏门六君子之一的陈师道曾用“有声当彻天,有泪当彻泉”评赞此词。在这首词里,你感觉不到一丝“矫情”,每一次解读仿佛都是一次伤害,这其实是能够保持初心的人才能做得到的。

然而,万人敬仰的东坡先生的初心,却拜倒在另一位区区无名的女人面前。东坡先生有位好友名王巩,因受“乌台诗案”(即文字狱)牵连,被流放到广西宾州(今广西宾阳)。王巩有位歌妓,名柔奴,又名点酥,如朝云随东坡到惠州罗浮云同甘共苦般,毅然与王巩同行。

几年后,王巩回到京城,东坡为其接风洗尘,席间请柔奴斟酒,东坡问她岭南生活苦不苦,柔奴轻声应道:“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”这不经意的一句话,像一声惊雷,震得大名鼎鼎的东坡先生老容失色,敬重之意油然而生。

东坡回家后,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,便披衣伏案,写下那首《定风波》:

常羡人间琢玉郎,天教乞与点酥娘。自作清歌传皓齿,风起,雪飞炎海变清凉。

万里归来年愈少,微笑,笑时犹带岭梅香。试问岭南应不好?却道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苏轼平生见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,却被柔奴身处逆境而安之若素的可贵品格所感动,由此也抒发了随遇而安、无往不快的旷达襟怀,寄寓着自己的人生态度和处世哲学。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这就是苏轼,那位人见人爱的智者。

02

苏东坡能够做到不忘初心,还得感谢那位因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的赵匡胤,正是因为这位仁兄临终“不杀士人”的遗训,而让我们喜爱的东坡居士屡遭劫难却能活下去。当然,东坡先生的“生”更主要取决于他的“心”。

这是一颗平常之心,平常得如常人无异。在流放惠州期间,每每品尝岭南佳果荔枝,就会想起杜牧的那首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”的诗句,觉得自己比那位唐明皇幸福多了。

当地客家人非常纯朴,看到这位远方来的客人如此贪恋荔枝的美味,就会劝他少吃点,说:“一颗荔枝三把火啊!”我曾经很不解,明明吃荔枝易上火,为何东坡先生还劝你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呢?

后来听客家人讲客家话,忽然感到那句“日啖荔枝三百颗”,可能就是客话“一颗荔枝三把火”,东坡先生听错了方言。之后,我又问了许多说客家话的朋友,进行求证,基本一致的观点是:东坡先生确实听错了。

我相信东坡先生后来一定知道了自己的失误,也不去纠正它。但这一美丽的“谎言”,不仅无伤大雅,反而体现了东坡先生的率性可爱。且将民谚入诗,可以想见东坡先生创作时心情是多么平静轻松。

这也是一颗童心未泯之心。东坡先生满腹经纶,且一肚子不合时宜,这种人留给别人的印象要么是老成稳重,要么不可一世。但东坡先生偏偏与众不同,读他的诗词,如“夜饮东坡醒复醉,归来仿佛三更。

家童鼻息已雷鸣,敲门都不应,倚杖听江声”,你感受不到丝亳的情绪掩饰,活生生可爱老玩童形象。正是这种率真性格,在他周围聚集了一帮好友,三教九流都有,民间也流传着很多趣事。

佛印和尚是苏轼非常要好的朋友,一日,俩人见面闲聊,东坡先生突发童心,问道:“和尚看我像什么?”佛印微微一笑,答:“你像一尊佛。”东坡听罢很开心。佛印问:“居士看我像什么?”东坡说:“和尚像一团牛粪。”说罢我们的东坡居士哈哈大笑起来,那开心的劲头就像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。

平时,你这和尚老调侃我,这次我终于占便宜了。回家后,东坡先生越想越得意,便将刚才的情形眉飞色舞地告诉妹妹苏小妹。谁知苏小妹听完,竟然不冷不热地告诉哥哥:你输了,且输得一塌糊涂。

东坡不解,忙问:为啥?小妹说:一个人心里装什么,看别人就像什么。东坡先生仿佛打了一记闷垠,呆若木鸡,恨恨地说:又被这老秃驴涮了一把。喝酒去,不想了。

03

宋神宗继位后,任用王安石支持变法。包括欧阳修、苏轼在内的朝廷官员,因对变法提出不同意见,受到排挤,纷纷请求外放。于是,苏轼被任命为杭州通判。那年初夏,苏东坡在赴任途中,一改豪放词风,写了一首清新婉丽的《蝶恋花》:

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。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
墙里秋千墙外道,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。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
这首词写景、记事、说理如信手拈来,极为自然,再仔细琢磨,发现其寓庄于谐,充满智慧之光,是苏轼当时心情的真实写照。

多情的东坡居士,尽管对无情的政治感到苦恼,但报国立功的信念,即便是到了不惑之年,依然炽烈。在杭州干了三年后,苏轼调任山东密州知州,这里已接近边防前线。在一次狩猎中,人到中年的苏轼,策马扬鞭,纵情驰骋,在他的那首《江城子-密州出猎》词中,表达了为国杀敌的强烈愿望。

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
酒酣胸胆尚开张,鬓微霜,又何妨。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。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
这不仅是一首豪放之词,更是一首壮怀之词。我敢肯定,这样的壮词,除了苏东坡,没有第二个人能写得出。有人会不同意我的观点,认为南宋的辛弃疾也没问题。

是的,苏东坡和辛弃疾虽都是豪放派词人的翘楚,但两人还是有不同之处,这种不同主要体现在双方的性格上面。苏东坡可敬又可爱,辛弃疾则可敬却不太可爱。不同的性格,会真实地反映在他们创作的诗词风格上,即所谓词如其人。

苏东坡临终前,曾总结自己一生功业时,点了黄州、惠州和儋州等三个地方。实际上,杭州和密州在他60多年的人生当中,也占据了重要地位。他先后两次到杭州任职,留下来的财富,到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。

诗享课堂现已开设《苏轼:也无风雨也无晴》诗词课程,欢迎大家参与。

以“黄州”为例来看

苏轼对待逆境的人生态度

识别下图,立即收听

↓↓↓↓↓

本课程由诗享课堂独家制作

课程最终解释权归诗享课堂所有

 

钜惠活动

加入会员          两月学诗

南宋诗词          掌纹诊病

点击【阅读原文】立即听课

标签:

返回黄冈新闻网首页

(责任编辑:网络小编)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