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黄冈新闻网 >  文娱 >  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 > 正文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黄冈新闻网-文娱 来源:娱乐资本论 时间:17-08-02 314条评论

作者/李奕霈 编辑/红拂女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是实现一档综艺节目价值的必经之路。然而,“事不过三”的道理似乎也在综艺节目市场得到应验,很多大热节目进入第三季后收视疲软,《花少3》、《我们相爱吧3》、《花样姐姐3》的CSM52城收视率纷纷跌至1%以下。

对于“综N代”而言,一面是相当数量的粉丝、卫视助推和广告主青睐。另一面则是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和要求,难于突破的模式和后起之秀的挤压,节目制作方只有在保护定位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升级,才能不被淘汰,可谓如履薄冰。

《中国新歌声》到了第二季,如果将之前4季的《中国好声音》算上,可谓名副其实的“综N代”,在本季的前三期节目中,《中国新歌声2》分别贡献了CSM52城2.62%、2.415%、2.315%的收视率,三次位列全国卫视综艺节目第一;在爱奇艺的点击量突破6亿;与节目相关的话题,例如“陈奕迅十年跑调”、“把最好的给女儿”“叶炫青 从前慢”等频登热搜。

即便如此,节目还是满足不了“挑食观众”的胃口,被指明星导师太抢戏和节目难出“明星学员”。

不过,小娱在看完了三期节目后发现,节目剪辑正在朝着愈发凌厉的方向发展,节奏加快了不少,在第三期节目中,有12位选手演唱了完整歌曲,可以说,音乐部分还是绝对主导。对于难出“明星学员”的质疑,目前,学员仅有一次亮相,一切还言之尚早,进一步说,《新歌声》是一档音乐评论节目而非养成系综艺,注重的是选手的音乐表达,而不是靠频繁曝光来吸粉固粉。论及“选秀造星”,这究竟是不是一个“伪命题”还有待讨论,且难度之大,本不该综艺方一家背锅。

对于这些质疑,小娱还是想听听看节目方的看法,以及这档不断转型中的“综N代”,如何看待自己的定位发展。

B-BOX、嘻哈

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

如何大力出奇迹?

小娱在位于上海的《中国新歌声》录制中心见到节目的负责人陆伟,谈到对于本季两位新晋导师的选择时,他表示:“中国流行音乐里,内地、香港、台湾音乐是三个支柱,我们一直缺少一个声音。陈奕迅是香港流行音乐的绝对代表,我们一直有邀请意向。至于刘欢老师,我们则是希望通过他对各音乐门类的钻研积累,拓宽节目对小众音乐、原创音乐的开发。”

导师类型分化加大了综艺节目的可看性。

在《明日之子》中,杨幂、薛之谦、华晨宇三位星推官坐镇美颜、独秀、魔音三大赛道,招募不同风格的选手;《2017快乐男声》中,音乐王子李健、新锐民谣歌手陈粒和舞王罗志祥代表不同圈层,也一定程度影响他们对学员的选择。

至于《新歌声》的四位导师,则更专注音乐类型的分化。在同样严格的音乐标准下,有着各自细分的部分:那英主打情歌,并增加对于摇滚曲风的关注;周杰伦对嘻哈、R&B有着自己的偏好;刘欢除了大众主流情歌,还会挖掘更多的小众化音乐作品;陈奕迅则会弥补在港乐方面的空白。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初来乍到的陈奕迅,除了组成“天王cp”,和周董互怼,更为选手提供专业、有实践价值的指导。在第一场选拔赛中,一位选手演唱了他的一首粤语歌曲《无条件》,却因气息和发音问题惜败,陈奕迅帮他分析了问题,并逐字逐句把副歌部分唱给学员听。让那英感叹,“你真的赚到了。”网友也表示,“认真的eason太帅,已经忘了发际线、表情包。”

音乐性,一直是《新歌声》最看重的部分。除了表现在对导师的选择上,本季还在选手表演时长、编曲和细分小众领域有所体现。

前几届的盲选中,每位选手只有2-3min的唱到时间,基本唱到第一段副歌结束就决定去留,站在观众角度,2-3min足以对选手做出喜好判断。然而今年,学员的演唱时长和结构基本都和原曲持平,甚至比原曲丰富。陆伟表示:“因为站在导师角度,这样做有利于他对选手建立更全面的判断。”

除此之外,今年学员演唱的歌曲都做了或多或少的改编。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第一期中,西藏女孩次仁拉吉将朋克风融入了极具北京特色的《穷开心》, 烟嗓儿一出就十分抓耳,两种不同叛逆的碰撞给人带来很不一样的感觉。来自马来西亚的董姿彦将罗大佑的曲《恋曲1990》改编成一首慵懒气质的爵士歌曲,被很多网友称赞为“本场最佳改编”。

不过,这样的改编也会带来风险。在第二期中,叶晓粤用嘻哈风格改编的王菲的《闷》就引发很大争议,有人喜欢这种颠覆式改编,也有人觉得rap的插入很突兀,是为了改编而做的改编。评价不一而足,也让叶晓粤成为这一期的热点选手。

在这争议的背后,是大家对于音乐的关注和思考。

“国内音乐基础教育很薄弱,这是观念上的问题,转变需要很长时间,10年,或许更久。但我们需要揭开一个口子,提升大众对于流行音乐乃至小众音乐的鉴赏能力,让喜欢音乐的年轻人看到希望。这是《新歌声》的初衷。”陆伟说。

多元化的音乐风格,也是本季《新歌声》的特点之一。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在第一期节目中,身为世界B-Box比赛亚军的张泽带着嘻哈文化站上主流综艺。节目中,张泽在经过“新歌声”录像场地的“华语流行音乐墙”时,发现这面墙上没有发现一张Beatboxer或者一张Beatbox制作人的照片。“如果将来能在那面墙上出现一张Beatboxer或者Beatbox制作人的照片的话,这件事会变得非常非常棒,这也应该是我们以后努力的方向吧。”

第二期中的扎西平措以浓郁的藏族风味开场,嗓音嘹亮,极富野性,就在你将他定义为“原生”歌手时,又猝不及防地来了段极具爆发力的rap,他的表演也引来刘欢相邀、那英行礼的本季最隆重“抢人”事件。

有人质疑,把小众音乐放到大众综艺会不会水土不服?这些个性化选手要怎么和别人进行对抗?不过这确实是《新歌声》的“有意为之”。当社会文化逐渐圈层化发展,民谣、嘻哈、爵士、摇滚……每个小众市场的音乐风格都将获得更多关注,《新歌声》要做的就是,发掘它,把它们推向大众,让它们更快地成长。遥想当年极具二次元及古风特色的董贞,若是参加了这一季的《新歌声》,是否会有不同结果。

不靠粉丝经济

《新歌声2》如何孵化“明星成员”?

2005年《超级女声》大势之后,音乐类综艺节目走红一时,衍生出选偶像、拼唱功、“音乐+明星”、“音乐+素人”等多番“音乐+”卫视节目。

2016年, 30多档音乐类选秀在一年之内扎堆出现。有做女团孵化的,例如《夏日甜心》、《加油美少女》、《蜜蜂少女队》等,也有主打“喜剧+音乐”的,例如《大事发声》《十三亿分贝》《对口型大作战》等。播出平台也从传统卫视转移为“卫视+网络”或纯网络。

2017年,网络平台的音乐类综艺节目的竞争更加激烈。三档大势节目《2017快乐男声》、《明日之子》、《中国有嘻哈》同时推进。在芒果娱乐、腾讯视频和爱奇艺各自为阵,抢占流量。

大家共同的认知是,电视上做选秀,已经越来越难了,未来的选秀是在互联网,因为年轻人在那里。

在卫视端有成熟积累的《新歌声》,也已在网络端盘踞大量粉丝,本季前三期节目在在爱奇艺平台的累计播放量已破6亿。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在互联网营销上,早在《新歌声2》开播之前,多条短视频就已提前放送,小剧场每周一集,每一集又是独立的故事,共11集,其中有《周杰伦吐槽陈奕迅爆炸头》《陈奕迅周杰伦PK台球》等,全剧串起来又是一条完整的宣传片,将赛制秘密隐藏于简单的小场景中,逐渐解密。用碎片化的观看形式满足了网友的好奇心,视频在网络平台收获7000w+观看量,也为节目积累了热度。

随着节目的热播,如何通过粉丝经济的孵化明星成员?

在这一点上,陆伟认为,由于《新歌声》定位于“音乐评论类综艺”,比之养成系综艺,学员的曝光率会低很多。“我们主推的不是学员个体,而是品质音乐,所以你会发现,这个人是因为这首歌被大家所认知。”

节目中的成员,以音乐为原点为大家所认知,再通过导师选择、成员反选的赛制放大影响。“她会选择哪位导师?”、“为什么她能获得四冲,接下来的表现会怎样?”、“这个只获得一冲的学员,能再下一阶段实现逆转吗?”随着“导师魔鬼六次方循环大逃杀”的开启,这场音乐游戏也将变得更加精彩。

从“爆款”到“综N代”,坚持音乐性的《新歌声2》如何打破收视魔咒?

目前,在QQ音乐中国好声音专区,多首热门歌曲的评论量突破2000+,唱哭刘欢的《从前慢》,已经获得6000+评论,她的演唱者叶炫清也成为目前最具人气的《新歌声2》学员。好的音乐作品,对学员发展带来长尾效应,而对于节目中出现的《三月》、《别说没爱过》、《推开世界的门》等小众流行歌曲,通过学员翻唱、《新歌声2》推广,其实是实现对原唱歌曲的反哺,让更多优秀作品为大众知晓。

标签:

返回黄冈新闻网首页

(责任编辑:网络小编)

猜您喜欢